欢迎来到国产分类精品在线视频

如何评价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正文:

少年时代-玩伴

我有意识的少年时代是在时间次序上混乱的一堆记忆。能串起那一堆记忆让它有序的是快乐,能让快乐按照程度分级的是场景,能让那些场景分区的是那些个玩伴。

小学每天中午11:30放学,走到家所在的单位家属院大概在12:00,回到家吃午饭一般是12:30左右。半个小时才从院子走进家,有多大个院子呀?那个家属院不是姜文炫耀一生的内务府街11号那样的大院,只是两栋楼7个单元的小院子。每天中午12:00整是评书连播时段,我每天中午进院子后,要先去找我听评书的伙伴,在他那里和他一起听完评书后再回家里吃饭。这就是少年的午间规律。

伙伴家住在家属院和单位办公院子连接处的门房。我是和他在院门口偶然相识的,那天他拎着一个用皮革套子完整包裹,精细留出所有旋钮和喇叭微孔位置的红灯牌收音机从院子往住处返,一边走一边喇叭里放着袁阔成老师的《三国演义》,我恰好放学经过他,就直接跟随着他亦或是袁老师的公鸭嗓进了他家的门。好似路边一只彷徨的小狗不经意跟随一袋喷香冒烟气的包子就此远离彷徨一般,缘分就此展开。

看风景是所见即所得,听故事是耳听为虚脑中成精,想象力就此施展。看哈利波特电影是看别人的雕塑展,那是“临渊慕鱼”。听袁阔成说书是自己玩泥巴,那是“退而结网”。听故事是每一个少年的瘾,讲故事对非袁老师的成年人来说大概率是个负担。听评书的感觉好比广东人吃早茶,丰富丰盈面前的你需要与人同享丰盛需要与人分享快乐。由此才可以丰盛更加丰盈,快乐瞬时加倍。

回到主题,我的听友,我的玩伴还没给大家介绍呢。他姓氏名谁我不知道,芳龄贵庚不清楚,因为从没问过他,当年以我的眼力大概也就六十多吧,因为牙齿还不曾脱落。回到初识的那天吧。他一手端着一个大搪瓷缸子里面盛着刚从食堂打的午饭,一手拎着红灯牌收音机的皮带走到他居住的场所亦或是工作的岗位,一座独立建设的红砖小门房。后面跟着一只,哦,是一个被他用评书引逗来的我。走到门口,他双手占着没法揭门上的棉帘子,我就知趣的帮他揭开然后自然的随着他进去了。红砖铺就的地面上有几件家具,一张床、一个脸盆架、一张书桌上面摊着访客登记簿但好像从来没登记过什么、一张铺着棉垫子一只腿用铁丝和支板加固后时常会发出吱吱声的老办公椅子还有一个铸铁的蜂窝煤炉子。他坐到了炉子旁边把搪瓷大缸子放到炉顶端的封火盖上,然后把椅子从桌边挪到炉火边示意我坐到椅子上。专注的我坐下后连书包都没卸下来,他拍拍椅背再次示意我把书包挂上去,然后他一手筷子一手饭缸的缓慢又声音极小的坐在床边开始享用他的午饭。他吃饭很悠然,半个小时的评书结束了他的饭也才吃完。我起身摘下书包背上,对他道了谢和再见之后就飞快的离去奔向家里,精神食粮可不管肚子的感受,我要吃自己的午饭了。我一边狼吞虎咽的嚼着,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着爸妈的询问。人怎么可以吃饭那么慢那么小声,我内心嘀咕着。

第二天,我不请自来的准时放学后到玩伴哪里听评书。我进去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坐在炉边吃午饭了.奇怪,我进去的时候他吃饭的声响不比袁阔成的嗓门小。他看见我似乎很开心,站起身来用脚把椅子推向我,自己端起放在炉子上保温着的饭缸走到床沿坐下继续吃饭。这会,估计是我离收音机近了,他吃饭的声响又听不见了。午饭再一次和评书神同步的结束了。道了谢和再见之后的我离开了我的听友。

又过了几次,当我进去准备挂书包时,发现炉子旁边多了一把新崭崭木头还看得出湿度,还嗅得到清香的小椅子。他没有起身,继续坐在那把老办公椅上从他午饭升起的水蒸气中冲我笑迷迷略显得意的示意我坐到小椅子上面。我欣然坐下,发现他的棉坐垫却铺在这把小椅子上面。从那天起,我们就可以一起围在火炉边听袁老师纵横天下啦。

近距离坐到一起,我可以看清楚他的午饭的内容了,更可以看明白他是如何享用他的午餐了。他的午饭是标准的单位食堂大灶伙食。绝多时候是面食,哨子面、蒸卤面、炸酱面或者是油泼扯面。偶尔也会有米饭炒菜在他的饭缸里出现。他进食很慢,用筷子小心的撮起一口的量,然后稳稳的送进嘴巴,随后轻轻的小声的咀嚼着咽下。这种吃法很像是乌龟进食,看着就不香,而且吃起来时间很久。幸好,有个炉子可以一直帮他保温不然大冷的天气里吃冷饭可不舒服。中午的少年是饥饿的,那些看他吃起来不香的食物对我来讲看着还有闻着都是香的。有时候我会一边默默的咽着口水一边把注意力放到耳朵,有几次充满生命力的肠鸣会在袁老师的高亢声音中惊到他,他会犹豫一下然后用更缓慢地进食和更小声的吞咽来掩盖那一霎那的尴尬。他吃馒头的日子我们都很随意和从容。他会把馒头用手掰成小块,然后用封火盖把其中的几块烤的焦黄,然后一边递给我让我大口的咀嚼一边自己把其余没有焙焦的馒头浸到饭缸的菜里面和着吃下。他第一次这样做还用缸盖从食堂带回了一些油泼辣子,示意我可以涂抹一些到馒头上去。但,那时的我无力消受油辣子的美味。于是,有且只有那一次他带了辣椒回来。因为他似乎也是不吃辣子的一位。焦香馒头配袁阔成的嗓门很搭,有馒头的日子回到家的我也不那么狼吞虎咽了。妈妈敏锐的注意到这个变化,忧虑的提醒我不要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我当然是阳奉阴违两张皮的应付了事了。

《三国演义》结束,《杨家将》开播两集的那一天,已是经历完寒冬和暖春的夏初了。如往常一般自如随意的揭开竹帘子进到屋里的我有些发愣。这是一间空屋子了,人和物品连同响彻两个季节的广播声都空荡了。我提前回到了家,被我搞得措不及防的妈妈一边把扣在锅里留给我的饭端给我一边诧异地问早回来的原因。问明之后,她突然想起地说“噢,是因为单位要把连通办公和居住区的大门用围墙封死。因为总有干部上班时间利用大门提早回家。所以,那个门房也和大门一起要被拆除了。” 爸爸也在一旁说,你要听评书就用家里的收录机听。我也没有具体的想法,只是觉得很不开心。

那个老伙伴就这样不见了,少年的我迅速的用别的东西填补了由此产生的空白。几年前,看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派在失去家人和最终失去老虎时号啕大哭,撕心裂肺。旁白中的他用他自己中年的声音说道“令我难过的不是分离和失去,而是没有来得及在那一刻从容的说再见。”。那一刻的我,突然发现少年时代匆忙用其他东西修补的那块关于老玩伴的空白瞬间破裂了。回忆,伴随如少年派一般的忧伤,间隔三十余年后突然浮起到了咽喉,让我在那一刻有些梗咽。

posted @ 21-10-23 09:12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国产分类精品在线视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