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产分类精品在线视频

为什么哲学家多是单身汉

正文:

根据宾勒在《西方的衰落》一书中的解释,文明后期的知识分子过度沉浸在对动物的哲学探索中,他们对可见知识的渴求带来了巨大的“张力”。这种张力深入灵魂,柏拉图、康德、叔本华、尼采、宾勒等人成了极度不安分的人。晚期文明的“动物性”和可扩展性在她们身上达到了极致,因此她们与女性灵魂中的“永恒母性”Ewig-Weibliche严重冲突。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尼采受不了普通女性的情绪和唠叨,受不了琐碎平凡的生活,也给女性带来不了安全感,所以终身未婚无儿是正常的。黑格尔的妻子是少数。

宾勒甚至做出了更激进的判断,声称高智商必然导致低生育率和少子化,而高智商本身就是不孕不育的。在文化高度发达的后期,涌现出一大批像尼采这样但也许不像他那样极端的知识分子,他们主宰了话语权,使人们逐渐相信生产性、丰裕性、丰裕性属于落后贫穷的外省人,学生少是文明进步和经济发展的标志。结果,整个社会不可避免地陷入低生育率的漩涡。这种趋势往往从社会中上层开始。奥古斯都对没有结婚生子的健康罗马男性公民处以罚款。哈德良建立了大量的儿童福利院,试图鼓励生育,但没有帮助。

有人认为,宾勒的理论完全是自说自话,甚至是跳大神。毕竟,他并没有像二战后的学者那样,用庞大的统计数据和公式填满自己的杰作。我觉得这些人根本没有攻击到宾勒的弱点,人家宾勒在《西方的衰落》一书中明确写道,这本书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科学书,也没有遵循科学实证主义的逻辑。

就像给算命的说你那套东西不科学,低端,不文明,不进步,所以你没有我聪明。那又怎样?人们追求的是预测的准确性,宾勒在这方面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他说,未来会有很多人口数千万的世界城市,世界城市的居民生育率低,对宗教不信仰,认为自己聪明上进,私生活混乱。他还预言凯撒将出现在21世纪。唐纳德·特朗普不是凯撒的预演吗?

posted @ 21-10-19 03:12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国产分类精品在线视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